10bet官网中文

生命因你而美丽

上一集    下一集

cheaper.work王者正文2020-10-23 09:52:25471

生命因你而美丽“你能这么嚣张的时候也就只有现在了。等起司先生赶来,而美他不会原谅你对我们做的事情的!而美”葛洛瑞娅咆哮着,她的身体被白色的蛛网缠住,只露出头部。这位理论上溪谷城最高统治者像是一个战利品般被黏在墙壁上,看起来颇为滑稽。

女巫,生命笑了。她不屑的向斜上方看去,生命看着萨隆伯爵领的末裔像个疯子一样大吼大叫。“真是难看啊,亏你还是个贵族。看来变成丑陋的怪物之后,那些所谓的风度和仪态也就被一同抛弃了。”“胡说!而美比起我们,而美你才是彻头彻尾的怪物!空有人皮的恶魔!唔!”葛洛瑞娅的话说到一半就被一团蛛丝堵住了。库伊拉从座椅上坐起来,这时才能看清楚,这场座椅上点缀的皮草并非来自其它生物,正是鼠人!

“如果是在失心湾,生命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不过现在,生命你还不能受伤,”女巫看着满眼怒火的鼠人,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没关系,身为领主的特权,就是让你的人民来代替你受苦,对吗?”怒火中烧的葛洛瑞娅听了对方的话,而美猛然想起了什么,而美她眼中的愤怒飞快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哀求和悲伤。她想要求饶,想要让女巫把所有恶毒的伎俩都用在自己身上,可她不能说话。泪水,从眼眶里流下,滴落在地面上用暗红色的血迹组成的巨大法阵上。“琼斯,生命去把我们这位殿下忠心的侍卫带来。身为近卫,生命他得为自己的主人受罚。”库伊拉冰冷的说道,她身边的白色巨蛛轰然起身,爬上挂满蛛网的墙壁,将无数如葛洛瑞娅般束缚在墙上的鼠人中的一个取下,用两只前足夹着垂落到法阵的中央。那白色丝线里捆绑着的鼠人,正是克劳。只不过他此时正陷入昏迷之中,对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全然不知。巨蛛轻车熟路的将克劳身上的蛛丝拆开,而美用更粗且具有粘性的蛛丝分别捆住他的四肢。接着地下头,而美用尖长的口器刺破鼠人的脖子,向里输送带有解毒性质的唾液。做完这一切后,被称为琼斯的可怕生物就爬回了主人的身边。

不要,生命不要!看着逐渐转醒的克劳,葛洛瑞娅在心里大声尖叫着,可这位萨隆家族的继承者现在却连发声都做不到。

“唔…我这是,而美怎么了?”醒来的克劳迷惑的说着,而美他想要抬手去揉揉眼睛,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竟然无法动弹。鼠人护卫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他看清了眼前的景象。从形状来判断,这里应该是原本的议事厅,可几乎覆盖了整个大厅的蛛网以及墙壁和屋顶上大大小小的白色人茧却让他不敢肯定自己的判断。那么,生命排除纯粹的疏忽,生命恶魔的出现就像是为了拖住城堡中众人的行动而做的障眼法了。驱使厄度的人根本不在乎它能给起司等人带来多大的麻烦,他所期望的只是能为自己的下一步行动争取时间。现在起司必须面临的问题是,对方的下一步行动,具体是什么呢?

“还没有得到消息,而美可能是因为我们在城堡里的关系吧,而美只能肯定大葬礼为此被中止了。主持葬礼的战士正在往这边赶来。”老板娘扶着脚步蹒跚的杰克,让他可以保持自己的脑袋不产生偏斜,“对了,你最好去单独见一下希瑟,她看起来不太好。你知道的,自从我们被那些诡异的家伙劫持了之后,她就一直有一点…”法师挥了挥手,生命示意自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其实在刚才的战斗中他就已经多少注意到了女骑士的异常,生命可是由于战场上的局势太过紧迫,他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事。湿魂虽然在众多的高位存在中属于较为温和的一个,可是祂极度危险的事实却是不变的,希瑟觉醒了这位雨之神的血脉,对于她本人来说或许并不是个好事。就在起司朝着供受伤者休息的房间走过去的路上,而美一只蝴蝶从雨中翩翩飞到了他的肩头,而美一只纸做成的蝴蝶。法师随手将纸蝴蝶拿到手上,他能够感觉到上面来自爱米亚,一个和他结盟的女巫,他名义上的未婚妻珂兰蒂的母亲的魔力。法师不疑有他,将这只蝴蝶拆开,展成一张纸条,上面用施法者才会使用的语言写着“她们离开了”。她们?起司略微想了一下就明白了爱米亚的意思,生命显然会让红衣女巫直接称为“她们”的人只有一种可能,生命那些来追杀她和她女儿的女巫团成员们。这些来自爱米亚之前女巫团的女巫不知受了谁的指引,在这个十分尴尬的时间点上找到了当年叛出女巫团的爱米亚。

可这就让法师陷入了更多的问题里,按照他对女巫的了解来看,一旦女巫团的成员们锁定了叛徒,她们或许会花费几年甚至几十年来慢慢削弱自己曾经的姐妹,让叛徒陷入绝对的绝望当中再将其杀死。但是,任何对女巫的记载都说明她们不会像现在这样放着已经找到的目标不顾,放弃她们残酷的报复行动。这完全不合乎女巫的行事准则。女巫的异常举动和恶魔的突然出现这两件事在起司的脑中串联到了一起,如果他们之间确有联系呢?如果女巫们是因为收到了某种警告,比如国王身上的保险已经被触发之类的消息才急忙撤出呢?那是不是说明这座苍狮王都即将落入什么不分敌我的狂乱袭击里。

“咚!咚!”钟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的钟声却不像大葬礼前的那样缓慢而悠扬,急促的撞击声好像催命的鬼差一样一步步的握住了人们的心脏。这是敌袭的钟声,而且,这一次的敌人来自王都内部。

起司听到这钟声后眼睛里放射出魔法的光芒,那些本该落到他身上的雨滴也似乎受到了无形的影响,躲过了法师的身体朝着别处落下。此时起司的眼睛里看见的已经不是他眼前的景色了,而是从天空当中俯视下来的视角。这是一种可以让施法者获得远处视野的魔法,可是释放它的条件也相当苛刻,在法师使用这个魔法的过程中,他会完全丧失对自己身边情况的感知,也就无从防备身边的危险。不过,现在的起司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虽然在王座之厅中的战斗已经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可是他还是强打着精神指挥着天空中的视角扫视着王都,试图找到警报的来源。很快,他就有所发现,一切混乱的发源点不是别处,正是举办大葬礼的广场。而那些所谓的敌人,则是葬礼上来不及火化的尸体。他们,或者说它们,再次站起来了

“快!派人去问问警报到底是哪里发出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慌乱,即使是整个王国最精锐的士兵,在连续的作战下也不免疲惫,鼠人来袭,大葬礼,城堡中的恶魔…这些战士们所经历的,是他们的前辈可能终生都无法一见的情景,与他们战斗的敌人闻所未闻,可与他们并肩作战的战友,也同样令人难以置信。

“出事的地方是大葬礼的广场,让你们的人疏散民众就行了,里面的情况自有人处理。”若是在一日之前,这个身穿灰色长袍的年轻人的话恐怕没有人在乎,装神弄鬼的巫师在普通人心里可不会有什么好形象。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从王座之厅幸存下来的战士已经迫不及待的向他们的同袍讲述了这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年轻人以及他的同伴是如何击退那令人绝望的恶魔的。灰袍法师的形象已经在这些口述中在普通人间传播开来,可以预见的是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起司他们的故事将会在整个王都的酒馆里被传颂。而在那些故事中法师他们到底被讲成什么样子,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场战斗会比它实际上华丽的多。

回到当下,起司并没有管那个军官怎么看待自己的提醒。他让士兵不必去理会广场中的活尸,是因为巫师很清楚爱德华家族绝对不会放过这次免费的大餐,说穿了,在一个有着庞大食尸鬼家族的城市里释放亡灵魔法,本来就是愚蠢的行为。所以他很快就把这些亡灵当成了外来女巫们临走时的随性发挥,不值得倾注太大的精力。“外面发生了什么?是鼠人又打回来了吗?”依靠着墙壁不肯躺下的铁骑士在起司一进门的时候问道,他虽然在对抗恶魔的战斗中消耗严重,可是老人却倔强的表示战斗还没有结束,他还不能完全放松下来休息。此时一听到城堡外隐约的钟声,阿提克斯的样子像是随时会从床上蹦下来一样。法师挥了挥手,示意对方没有什么大问题,随后说道,“您不必担心,已经有人去处理了。只是小小的抵抗而已,不会带来多大的破坏的。”显然,起司小看了牺牲者的尸体重新复活并且开始攻击曾经的同类这件事给普通人带来的心理压力。在他看来只要这些僵尸在造成破坏前被清理掉,那么它们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是吗,那就好。”大骑士长在得到了法师的承诺后点了点头,许久没有再说什么,旁边的人好奇走近才发现,他竟然就这么低着头睡着了。不只是阿提克斯,这间小小的安置所里的人现在全部处于昏迷的边缘,这一次和厄度的交战太过突然,仓促之间他们没有办法商量对策,这样的结果就是虽然暂时的击退了恶魔,可是不论是杰克还是起司亦或者是其他人,全部都拼尽了全力。

沉默在不语中降临。法师随便找了一处靠墙的位置坐下来,用宽大的兜帽遮住脑袋换来一片令人心安的黑暗,城中的事情他相信爱米亚和罗兰可以处理好,经过了一个白天的修养,那些黑暗生物的精力应该也有所恢复,今晚,这座城市里就会展开彻底的清扫,把那些残存的东西赶出王都。之后呢?在清理了王都的问题之后呢?起司闭着眼睛思考着。恶魔的出现看起来是对方的一次无奈的应对,不然厄度这步棋本来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绝不只是让起司和他的盟友们经历一场恶战这么简单。

而外来女巫们的撤离看起来就更加值得玩味了,这些女巫来的也突然走的也突然,她们显然不是像之前那些鼠人或者恶魔一样用之即弃的角色,可这就让法师更加想不通了,论起实力,已知的这几个外来女巫远不及厄度能带来的破坏,对方为什么宁可抛弃恶魔也要保下她们呢?肩头的沉重感中断了起司的思路,他轻轻抬手把兜帽摘下来,看到爱尔莎的头靠在自己的右肩上,鼻息均匀而安静,看起来已经睡着了。法师略微摇了摇头,这个姑娘会一路跟他到这里来实在是出乎了预料,作为一名施法者,起司不能理解到底是什么在支撑着她前进,她明明看见了那么多足以令普通人放弃的事情。或者说不只是爱尔莎,法师抬起头环视了一下这个房间,躺在稻草堆里的杰克,倚着墙的阿提克斯,相互依靠着入眠的希瑟和蒙娜,这些人到底是在为什么而战呢?按理来说在这些战斗里他们付出的已经远超出他们的职责和能力可以解释的范畴了,为什么他们仍然没有退却呢?

是他们太过于愚蠢了吗?或许有的灰袍会有这种想法,和接触了真理边角的法师相比,这些活在世俗中的普通人确实应该算是愚昧的。但是起司不这么认为,提起勇气,去和入侵自己家园的敌人作战,并最终死去或者活着赢下胜利,这绝不是可以被一笑置之的事情,他们的身上有那些“明智”的施法者所不具备的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呢?这可真是个困难的问题。起司第一次觉得思考这种于魔力之途无关的问题会这么吃力,因为这一次,他的知识帮不了他,关于生命,关于牺牲,奋斗的意义,守护的意义,这些可不是魔法能解释的。而法师隐隐觉得,这样的问题对于他来说,或许会比单纯的法术知识更加重要。思考,终于还是因为疲惫停止了,起司的意识渐渐下沉,沉到了现实之下,安稳而温暖的黑暗里去了。

当法师睡着了之后,他灰袍下的身体上开始浮现出淡淡的蓝色符文,它们组成的锁链顺着锁骨,延伸到已经空无一物的右臂上,好像是在修补着被破坏掉的部分。然而,在蓝色符文前进的途中,一些有着更加深沉色彩的光斑却不时会出现在它们前进的道路上,试图阻止锁链的复原。最终,蓝色的符文只能停在了起司右上臂的部分,法师的小臂和右手上的锁链并没有被修复

小路,杂草,斜阳;骑士,扈从,古调。从巴克姆嘴里哼出来的精灵小调听起来是如此悠扬,就好像风吹过树林间的枝叶,又似泉水轻柔的冲刷着河底的卵石。里昂和他的随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骑在马上,朝着熔铁城的方向前进着,骑士银色的铠甲经过之前火焰的熏烤褪去了表面的烤漆,露出丑陋的黑色样子,不过此时的血狮看起来并不在乎他的铠甲。“你知道吗?凭你的本事可以去把王国里最好的吟游诗人弄得没饭吃。”也许是被同伴的歌声勾起了兴致,里昂回头对精灵说道,“我还不知道原来你会唱歌。”

巴克姆笑了笑,停止了哼唱,开口用仍然带这些古怪腔调的人类语回答道“精灵天生就是艺术家,我们即使不经过专业的训练也能创造出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歌声。听老头子说,这是因为创造了我们的神在创造精灵的时候因为快乐不自觉的哼起了歌。”巴克姆口中的老头子,就是将他托付给里昂的老精灵。作为建议精灵们出兵帮助苍狮王国的代价,血狮被迫接受了这个年轻的精灵作为自己的扈从。“最美妙的歌声?我看不见得吧。”巴克姆作为一名战士,还是稚嫩的,这不是因为他的身手太差,事实上,在里昂看来,以精灵的本事,单以技巧来说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训练的了,那一长一短两把战刀在巴克姆手中就像是他身体的延伸一样运用自如。真正限制了巴克姆成就的,就是和技巧相比,这个精灵太过急躁,这让他在战斗和处事中容易偏入极端,被鼠人抓瞎的眼睛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血狮打算通过唱歌这件事稍微纠正一下扈从的坏毛病。果不其然,听到里昂不同意自己的话,精灵立刻拍马赶了上来,位置和他的骑士持平,一副要好好理论理论的样子。“你自己也说了我比你们王国里最好的吟游诗人都要会唱歌,而我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的歌唱训练,难道这不足以证明精灵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歌唱家吗?”

“噗哈哈哈!”谁想,听到巴克姆的质问,骑士长竟然在马背上大笑了起来。他笑了好久才停止,而这段时间足以让精灵脸上的表情从不解变成恼怒。“好了好了,我不该这么笑你。”里昂摇了摇头,对扈从道歉道,“我说你唱的歌声比吟游诗人们好,这不假。可是要是这就能称得上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歌声,那这个‘最’字未免太不值钱了。”

本文地址://www.qiankunyl.com/show/8cfp2P.html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友情链接

    乐虎国际安卓手机登录云顶国际电子网站云顶国际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