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种1

上一集    下一集

借种1陆天羽没功夫听他在这里吹大话,借种便不耐烦的打断他道:“闲话少说!告诉我等,都是谁在打听逍遥派和棋圣占星子?那些人现在在哪里?”

“前辈这是为难我!借种我哪里有资格去查探那些前辈的身份背景啊!借种不过,据我猜测,他们打听棋圣占星子的消息是想寻找他留下的棋谱,占星子一生留下最重要的传承就是棋谱!”这倒是真的!借种

占星子身为棋圣,借种最重要的东西自然是棋谱!且,借种他的棋谱不仅仅是棋谱那么简单,其中还蕴藏着他的一生所学,普通人若是能拿到,不仅能在棋艺上有所突破,在修为上也会大有收获。要是有人为了这些东西打听棋圣占星子的消息,借种未必没有可能。“当然,借种这只是其中一部分人,借种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冲着逍遥派留下的底蕴来的。逍遥派万年底蕴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啊!”小贩说着,眼中不由自主的放出几道光芒。

“说起这个,借种我倒是有个疑问,逍遥派有万年的历史底蕴,吸星门虽然没有取走这些底蕴,但其他门派也看不上这些底蕴吗?”陆天羽不解的道。

要说吸星门没有看上这些底蕴也就罢了,借种其他宗门居然也没有打这些底蕴的注意?“你的意思是,借种我们要是覆灭了衡山派的话,借种后果也会是被其他宗门覆灭?你是想说,我们不应该报亿万年的仇?”猴鑫阴沉着脸,不满的看着陆天羽。

陆天羽摇头道:借种“亿万年前的仇,你们应当报,但应当报和能不能报是两回事!你敢否认我的话,认为你们获胜后,不会遭到其他宗门的窥觑吗?”“我……”猴鑫闻言,借种下意识的张嘴,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平心而乱,借种陆天羽的话有道理,衡山派乃是方圆十万里内最大的门派,发展至今已经有亿万年之久,底蕴深厚,力量强大。先天一族虽然号称神道之子,借种但比起衡山派还是有些差距的,若不是因为其首领突破了帝尊修为和实力,先天一族是绝对没有把握与衡山派一战的。

猴鑫对衡山派的信心完全来自与首领,但他们也很清楚,就算有首领在,他们也没有可能轻而易举的覆灭衡山派,衡山派实在太强大了,想要覆灭他,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一旦付出大代价覆灭衡山派后,他们还有没有能力在进行第二场大战,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先天一族早已不是亿万年前的天之骄子,现在的大陆也非蛮荒时代,他们根本没有精力来应对第二场大战。

那有没有可能,他们覆灭了衡山派后,就能彻底安稳下来,不会有人来找他们麻烦呢?答案也是显而易见的——没这个可能!

衡山派乃是有着亿万年历史的大门大派,底蕴深厚,若是他们被覆灭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瓜分这头巨象,这些人绝对不会允许先天一族独吞的。

更何况,先天一族与他们而言只是土著,在他们的眼力,土著是下贱的、是他们随意可以欺凌的,他们根本不会顾忌什么的。当然,也有可能他们知道了先天一族的真正身份,但那个时候就会更麻烦,因为先天一族乃是神道之子,掌握有太多的秘密,外人若是知晓的话,定然不会放弃的!

那个时候,等待先天一族的,必然是无休无止的挑战!先天一族有能力应付吗?猴鑫忍不住脸色微变。

看出他心里的想法,陆天羽淡淡说道:“这个道理不止你懂,衡山派的人也懂,包括鸠摩智,因此,衡山派愿意与你们进行谈判,而不是任由矛盾激化!”

“那鸠摩智他……”要真是像陆天羽说的这样的话,那猴鑫就更不明白鸠摩智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对他了。

“鸠摩智针对你不过是演戏罢了,演戏给那些长老、院主们看,此人有极大的野心,甚至想取江别鹤而代之,成为衡山派的掌门,只可惜啊……”“可惜什么?”猴鑫下意识问道。“可惜他只有小城府,没有大局观,以及不懂得审时度势!”陆天羽淡淡说道。

借种1

这一次,别说猴鑫了,就连北冥天和悟空真人两人也有些不明白了,不明白陆天羽为什么会说鸠摩智没有大局观,以及不懂得审时度势。

他们倒是觉得这鸠摩智有可能成事!“成事也要看是什么样的事,以他的城府,最多也就只能当个院主、长老,想要当衡山派的掌门,撑起衡山派这样有亿万年历史的大派,根本不可能!”

陆天羽冷哼了一声道:“他以衡山派弟子被杀,提议要以强硬手段来处理先天一族和衡山派的恩怨,表面上看,有些许道理,也能迎合一部分长老和院主的心里,认为堂堂的衡山派就要有衡山派的尊严,不应该和土著们妥协……”

“但他忽略了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先天一族乃是神道之子,并非他们一直认为的土著,况且,就算是土著,这些土著的强大也是显而易见的!”“这种情况下,还想拿出衡山派以前的作风,强势处理这次的事就会显得太无知了!”

“衡山派的确强,但先天一族也并非昔日的软弱可欺,这时候强硬后果是什么,刚才我等已经说过了,无非是一方被覆灭,一方间接被覆灭罢了!”“这种显而易见的道理,就算一开始不明白,稍微一思索难道还想不通吗?因此,以强硬的方式处理这件事本身就极不明智,鸠摩智却还想以此来博取声望,不是傻又是什么?”“再者,江别鹤已经决定了以谈判的方式解决衡山派和先天一族的争端,并且已经几次表现出对鸠摩智的不满……这种情况下,鸠摩智就应该收手,他却没有!”

“他还想着能够博取更多的声望,竖立自己的权威,以至于让江别鹤直接甩手离开还不明白原因所在,不是不懂得审时度势又是什么?”

本文地址://www.qiankunyl.com/show/6621297.html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友情链接

凯发电游官网首页d88尊龙手机版威尼斯时时彩平台地址